7.0

2022-09-02发布:

国产91福利播放公主是匹马

精彩内容:

公主是匹


馬兒累了,累得非比尋常。還不習慣長度跋涉,它感到筋疲力盡。騎手了解
這點。這已經是他兩個月來的第叁匹馬。它們都不適合這任務,但他卻束手束腳
毫無辦法。他只被準許用這樣的馬。


他瞥了眼跟在後面的人,對她而言束手束腳可不僅僅是個比喻。這一大段路
她是赤腳走來,比他的馬還要做得更多。她的腳受了不少罪,他設法用碎布替她
稍作包裹來減輕一些,但也就是如此而已。


不允許更多了。


騎手對女孩能夠撐這幺久感到訝異,前面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他移開視線,和任何看了她即便一眼的男人一樣身體裏慾火熊熊。這對他是
不合宜的,因爲路線早已經被劃定。


掃視前方,他注意到了那些爛泥牆屋子,如釋重負地歎口氣。很快他們就可
以停下,然後例行公事,再接下來美美睡上一覺。依他看,兩個月的奔波實在太
長,筋疲力盡的可不僅僅是馬。


他向前騎行,女孩輕腳跟著。騎手看見人們在也許是小鎮廣場的地方聚集起
來,如果這半打建築物能勉強稱作小鎮的話。起先偷偷觀察他們的男人、女人和
孩子們現在都從藏身之處一一現身。


不,不是看他,他直到開口才引起注意。他們出來是爲了看那個女孩。


他得承認她確實惹眼。全身赤裸著,一路上她或走或跑盡其所能。她沒有用
雙手遮掩身體,因爲她不能。她的手腕和上臂捆到一起,雙肘向後拉,並且綁在
背後,幾乎都要相碰。而脖子上是一個項圈,一只皮革和鋼鐵製成的馬嚼子橫在
口裏,讓她張著嘴巴卻一句話也不能說。


腳踝上有皮帶和鐵環,這樣可以加強束縛,但最丟臉的是她的羞處:兩只粉
色的乳頭穿了環,她一動,上面的銀鈴就歡快地叮噹作響。屁股裏凸出一條用長
發製成的尾巴,和她的發色保持一致。這東西和一個戳進她小穴的塞子相連,根
本拔不出來。最後,從她的私處可以看見一條挂下的細繩,上面還有兩顆大號的
鏈珠。


這一眼見到的古怪景象,足夠這些當地人記一輩子、談一輩子的。


騎手停下馬,女孩也順從地停下。她站著不斷喘息,渾身塵土,兩眼盯住腳
前的地面。她似乎再也不想看人們了。


幾個男人向前走了幾步,盯著騎手身邊髒兮兮卻依舊美麗的女人。騎手在他
們眼中看到了疑問和不加掩飾的淫慾。意料中事,本該如此。


這就開始。


「這是怎幺回事?」一個男人招呼道。


「我是騎士,國王的使者。我奉旨而行。」騎手說。


「她呢?」另一個人問,指著那個裸體的女孩。


「這是他的女兒,蒂莉娅公主。」


除了一個人以外,所有人都大笑起來。


「一位公主,嗯?」另一個人說。「我看怎幺像個婊子!她做了什幺搞成這
樣,是不是咬掉了客人的雞巴?」


人們又發出一陣大笑。


騎士向前傾身:「這的確是公主殿下。我來是爲了講一個故事並且公布一項
挑戰,這正是爲了拯救你們所有人的性命!」


人們安靜了。在這偏遠的王國邊緣,說書人極爲少見,因此任何娛樂都是件
大事,即使眼前這一對如此古怪。


「給我們講你的故事吧,大叔!」一個人叫喊道,其他的人連聲附和。


騎士點點頭,翻身下馬。「我會的,你們無須擔心。但首先給我和我的馬一
些水。」


要求很快得到滿足,一個女人拿來一只裝滿水的山羊皮袋子。騎士感激地接
過它並且痛飲一番。另一個女人提來只水桶,放到馬的前面。馬看了好一會兒,
似乎不知如何去做,然後才把口套浸入木桶喝水。第叁個女人好心地走近女孩,
拿著羊皮水袋,但公主當然搆不著,儘管她一臉渴望地望向它。騎手發現後讓女
人走開,「別管她,」他命令道。


女人退後了,人們圍觀一人一馬盡情痛飲,而公主飽受乾渴的煎熬。直到喝
足騎士才開始爲公主作點事情。他拿過馬前的空桶,將自己沒喝完的水倒進去。


然後他把水放在女孩身前,她立刻跪下將頭伸進桶裏,貪婪地舔食著。圍觀
的群衆爲她的這一舉動感到震驚。


「現在我要開始講了,請圍得近一點。」騎手說。


當他確信人們的注意力已經集中,便開始講述爲何他在此處,爲何兩個月來
他和公主一路奔波,而她一絲不挂又身受束縛。他講道在國王會獵的時候,他們
循獵物的痕迹追蹤,恰巧經過魯德巫師的莊園。錯把巫師的馬當作他們追捕的雄
鹿,國王親手一箭放倒了那只天殺的動物。


魯德氣得發狂,詛咒國王和他的王國,他立誓要將王國內的所有生靈都變成
馬,來抵償他失去的那匹。


但國王是一位舌燦蓮花的雄辯家,他設法從被激怒的巫師那兒獲得了一線生
機。存在一個打破詛咒和拯救王國的機會,儘管可能性微乎其微。但這機會存在
的代價就是國王珍視的蒂莉娅公主,他一生中唯一的女兒。她是這王國的希望之
所繫。


騎士繼續往下講,這個威脅到所有人的咒語能被打敗。公主爲魔法束縛,不
再是一個完全的人,而是一匹美女馬。除非咒語破除,繩子是弄不斷的,她也無
法穿衣服。在她小穴裏有十二顆珠子,用一根繩子串著。每個月會有一顆脫離她
的身體,在最後一顆掉下之前,繩子將一直挂在她的兩腿之間。


這就是危機,那根繩子正顯示王國剩下的時間。當最後一顆鏈珠掉落,王國
中將不再存有人類。


人們完全相信了故事,忙問如何能解除詛咒,當時當地人們就是如此。


騎士說他的任務就是找到那個能擊敗詛咒的人。這個拯救者將從公主身體裏
取出鏈珠,用自己的大丈夫氣概來取代它們。只有男女間的激情能拯救王國,因
爲愛之激情是比任何巫師都更強的魔力。


有些人發出微笑,饑渴地望著公主。他們要做的就是把珠子從她小穴裏拉出
來,然後狠狠操她……哈,這有什幺狗屁難的?


騎士歎口氣,發出了警告:公主是無瑕的處女,她的陰部非常緊窄,又被魔
法加強,以至于前兩個月沒有一個人能拉出一顆珠子。


還有一個危險,任何試圖打破詛咒的人都將付出可怕的代價。


人們要他說出代價,他卻閉口不言。他沒有那個權力。


但這沒有嚇倒一個人。加斯普德是個趾高氣揚的大個子,他很會利用本錢,
尤其是對女人。他推開其他人,走向跪在塵土中休息的公主。


「我要拯救這個王國啦!」他叫道,一邊哈哈大笑。


其他人也笑起來,儘管他們中的多數對加斯普德的搶先感到又羨又妒。


騎士看著加斯普德彎腰抓住公主,將她從地面上拉起來。當他將一只穿環的
乳頭含進嘴裏時,她緊緊閉上雙眼。現在她已經習慣了恥辱和人們的注視,但還
是不好受。加斯普德笑著放下她,一手狠狠地捏玩她的乳房,一手在她無助的身
體上撫摸。


「這可以讓她多長些肉,她硬得像只靴子!」


人們發出一陣哄笑。


加斯普德笑嘻嘻地用雙手玩弄她赤裸的身體,又掐又拉,令她非常痛苦。他
試圖拔出她屁股裏的尾巴但失敗了。然後他握住公主雙腿之間的繩子和鏈珠使勁
往外拽。


小母馬尖叫著在繩子下扭動掙紮。


幾個人走出來警告說公主顯然在受罪,卻給加斯普德瞪了回去。他更用力地
又拉幾次,讓她叫得更慘了,但她那處女的小穴裏沒有一顆珠子被拉出來。加斯
普德有些喪氣,但事情還沒完。他將女孩舉高,抓住繩子,讓她整個人頭下腳上
地顛倒。美女馬不停大聲哭喊,因爲加斯普德只用一根繩子讓她懸在空中,她全
身的重量都集中在她的小穴和裏面的繩子。加斯普德大爲驚訝,開始把她搖來晃
去。但不管他怎樣用力,也沒弄出哪怕是一顆珠子。


當他拔出小刀準備剜出鏈珠時,騎士阻止了他。「行了。」他說。


加斯普德咒駡一句,把女孩扔在地上。「走你的路吧,老頭兒,」他嘲笑道,
「拖上這條一輩子舔不到雞巴的母狗!」他笑著向他的朋友們走去,但其他人沒
有笑。「怎幺了?」他問,他的笑聲聽起來有些像是馬的嘶鳴。


人們一言不發,他們看見加斯普德開始付出代價。


他在變形,變得很快。加斯普德四肢著地,一臉驚懼的表情,但這表情很快
在他急速變化的臉上消失了。他的衣服被擴張的身體撐碎,眨眼的時間,原本站
著一個壯漢的地方現在立著一匹強健的馬。


人群向後退,騎士開始安撫這只新的動物。他知道馬的身體裏是一顆人心,
困惑而無法表達自己的情感。它會發狂的。


他看著退縮的人群不由歎口氣,這個鎮子算是結束了。他還沒見過第一個人
之後還有第二個人敢試的。


「我來試一試,」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騎士回頭見到的是名年輕人,他的年紀不比公主大,騎士記得他就是當初那
個沒有發笑的人。


「我來試,如果您準許的話,」他重複說。


「不,雷米!」一位上年紀的女人叫道,有些人聽到她的叫聲停下了腳步。


「媽媽我得試試,這是拯救王國。而且,我想我知道怎幺做。」男孩詢問地
望向騎士,他點點頭。賭注太大了,騎士不能放棄一點希望。


雷米走向躺塵土裏的公主,她還在哭,他在她身邊蹲下來。「一匹小母馬,
對吧?」雷米對騎士說。然後他抓住系在她嚼子上的繮繩,站直身體,擡起她的
臉。「起來,可愛的小母馬,讓我們好好看看你。」


人們回來了,他們爲小夥子的舉動著迷。他們會再次看到一個人變成一匹馬
嗎?


騎士從他的坐騎嘴裏解下馬勒,然後給加斯普德套好,但他同時聚精會神地
關注著事件的進展。


雷米不斷地用一種溫柔的語調鼓勵公主,請她站起來,她站起來了,望著這
個英俊的小夥子。雷米很高興,他開始刷掉她身上的塵土。他的觸摸非常輕柔,
沒有一點侵犯的意味。而且,他的聲音教人安心,公主沈醉在他的話語之中。


「小馬兒真乖,你真是匹美麗的小母馬,」他繼續說話,他的聲音沈靜悅耳,
他的微笑十分溫柔。


雷米拿一根長繩子系在她的馬勒上,把舊的扔掉,然後他揚起長長的馬鞭,
命令有些害怕的美女馬走向圍場的中心。


人們走向柵欄邊圍觀,這時騎士正在給加斯普德裝上馬鞍和其他東西。


雷米鬆出一段繩子,輕聲催請蒂莉娅公主圍著他行走。小母馬有點困惑,但
她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服從了他的命令,她注意著雷米握在手中的馬鞭,儘管他
似乎有些漫不經心。


雷米開始發布指令,擡膝,揚蹄,大步走,等等等等。小母馬發現自己要越
來越集中精神才能跟得上這些命令,這比她預想的要難。雷米並不打算用鞭子,
除非她對某個命令領會得太慢或是有不願服從的兆頭。不過他會輕輕地拍打她,
好讓她集中注意力,並且驅散她的恐懼。


當她繞著大圈把繩子拉直的時候,小母馬開始平靜下來,真真正正地感到心
平氣和。一切都很對,很棒,她被這樣訓練實在是合乎自然。她甚至不介意抽在
側腹的重鞭,這是理所當然的鞭策,她竭力想要做到完美,不犯同樣的錯誤。


又過了一會兒,人群中發出驚歎,因爲那本來只有兩顆寶珠的地方現在可以
看見叁顆了。


這引起了騎士的注意,他曾講過沒有人能移動哪怕是一顆珠子。


課程越來越複雜,在鞭子下公主要學會如何走,何時走,保持步態,要學會
慢跑甚至疾奔。雷米訓練公主的這些花式馬步,以前是從沒有人用在人類身上的。
但雷米並不把公主殿下當成人類,他怎幺能夠呢?她是一匹美女馬呀。


他一直訓練她直到又有兩顆珠子落下,而後女孩停下腳步,她累了。現在她
挂著五顆珠子,她的小穴看起來比之前的任何時候都要光潔和飽滿。


雷米把小馬牽向馬槽,讓她喝水。他拿起一塊布爲她上下清洗,不停的讚美
她。


這次蒂莉娅公主沒有介意他的撫摸,當他稱讚她聽話又聰明,她感到很自豪。
雷米往下按摩,而她向他微笑,享受他的讚美帶來的愉悅。


又一顆珠子落下,現在是六顆。


雷米拿著一只馬刷,然後解開把公主的頭髮系成兩條豬尾的繩子。他梳理她
的頭髮,任它們在玉背上流瀉,美麗的長髮在落日的余晖中閃閃發光。而後,他
留下她獨自一人,走進緊挨圍場的穀倉。他出來時帶著一輛小車,將她套在轅桿
之間,輕巧地攀了上去。


她靜靜地站著待命,一聲令下,她立刻全力拉動小車。開始的確很難,但在
鞭子的催促和車手的的誘導下,她很快找到了節奏,拉著他在圍場裏越跑越快。


一個人打開了圍場的門,雷米引領他的小母馬在鎮上的建築物間賓士。


他們跑了一圈又一圈,雷米放聲大笑,大聲地讚美蒂莉娅公主,她在他的命
令下一會慢步一會快跑,高高地昂起頭。


鎮民們高興又驚訝,他們看到的是一個赤裸的女子被套上馬具,而且喜歡這
樣。他們歡呼,鼓掌,這一對在鎮上不停地兜著圈,直到他再次把她帶到馬槽前
面。


他再次放她喝水,甚至找來些鹽讓她吃,用手放進她嘴裏,一邊用另一只手
在她身上摩挲。和除了公主之外的其他人一樣,他發覺在奔跑的時候珠子又掉出
來叁顆。他同樣發現女孩已經非常興奮,但是還不夠,而他已腦汁絞盡了。他將
她從小馬車上解下,再次給她清洗,但當時間流逝,他發覺這毫無效果。


騎士也看到了,他非常悲傷,走進圍場。


馬兒公主看他走進來,嘶鳴著向雷米發出警告。她現在終于發現自己離拯救
有多幺接近,她不願雷米失敗。


「年輕人,」騎士開口了。


「我知道,」雷米接過話,他凝視少女的面龐,她撥動了他的心弦。他突然
冒出個主意,「我還沒完,」他說。

  JKF捷克論壇

「看起來似乎完了。」騎士說。


「也許,但還有一線希望,我需要你的幫助。」雷米轉向騎士,騎士搖搖頭
說:「我不能幫助你。除了保護公主,我不能對她做任何事。」



「沒問題。因爲你要做的事情不是對她,而是對我!」


十分鍾後,當雷米從穀倉裏出來時,人們大吃一驚。他全身赤裸,手腕捆著
上臂,雙肘綁在背後。他的嘴裏戴上嚼子,身後也有條尾巴。他走向公主,她望
著他,這匹正在尋找配偶的種馬令她十分驚訝。


小母馬又被嚇倒了,但她自己也不知是在怕什幺。她焦慮不安地用一只腳刨
著地面,看見小公馬的陽具挺在身前微微顫動。顯然他是在展現他的興奮,而這
在女孩身上起作用了,又一顆珠子落下,還剩兩顆。


小母馬在圍場禮跑著圈,不讓小種馬跑得太近。他們相對嘶鳴,最終跑在一
起。他們用頭和身體相互挨擦,以這種唯一能用的方式表現彼此的深情。


又有一顆鏈珠落下,只剩一顆。


人們心神恍惚,在圍欄邊看見蒂依和雷米在圍場裏追逐嬉戲。公主跑在前,
而農場的男孩快活地跑在後面,她故意一次次讓他追上,他們互相挨擦,然後她
又甩開他。


每個人都能從這年輕一對的眼中和身上看見熊熊愛火,不少柵欄邊的夫婦也
親暱起來,沈浸在自己的二人世界。


最後一顆鏈珠落下,世界似乎靜止了。


馬兒公主望向這串在她體內呆了兩個月的鏈珠,然後她擡起頭,看到雷米靜
靜立在身旁,身上綁著繩子。她轉過身雙膝跪下,兩腿分開,聳起豐滿美麗的臀
部。


雷米接近她,跪在後面,他們緊緊貼在一起,彷彿天生爲對方而設,從某方
面看也確實如此。他們越來越興奮,即使雷米每進一步都很難,最後他們一起達
到高潮,詛咒解除了。


公主發現身上的繩縛脫落了,她能夠和任何一個女人一樣叫出自己的感受。


極樂的浪潮退卻,公主感到雷米拔了出去,她翻身想面對她的愛人。當她看
見時她尖叫起來。


雷米站在她身後,表情驚恐。他正在由人變成馬,轉眼之間他不再是一個人
類,而是一匹真正的馬,線條流暢,皮毛閃閃有光澤。


「不!」公主叫道,「詛咒解除了,他成功了呀!」


騎士走進圍場,搖搖頭。「咒語確實破除了,王國獲得拯救,但代價必須要
付。任何嘗試的人都要付出代價,無論成功或是失敗。」


公主哭泣著,起身向雷米跑去。她緊緊抱住他的脖子,赤裸的胸膛摩擦他粗
糙的鬃毛。「這不公平!這個人拯救了王國,他救了我!」她叫道。


「我無能爲力。」騎士哀傷地說。


「但是我一定要做點事情!」蒂莉娅公主說。她放開雷米,舉首望天。「巫
師!」她叫喊道。「魯德巫師!我要你在我面前出現巫師魯德!我知道你一直在
看著,你的計畫失敗了!現在現身吧!」


騎士認爲公主瘋了。但馬上狂風捲過,塵土飛揚,魯德巫師出現在他們面前。
他看起來悶悶不樂。「你們破了詛咒,我們的約定了結了,」他說。


「不,我們的約定還沒了結。爲什幺這個人必須變形,他成功地破除了你的
詛咒,這就是他的報償?」公主說。


「他爲你的自由付出代價,公主殿下。即使是我也不能更改這強力的魔法。
他永遠不能變成人。」


公主幾乎要崩潰了,但她勉強支撐住自己。「你肯定有什幺辦法的,了不起
的巫師!」


巫師考慮了一會。他知道只有強烈的愛情才能破除詛咒,這樣的愛情一旦開
始就無法結束。「好吧,但你必須作出一項艱難的抉擇。」他說。


「告訴我!」公主懇請他。


「他的身上人的成分已經永遠消失,這是事實。但你身上卻很充沛,因爲你
們的愛而非常有力。我可以儘量讓他恢複,如果你願意和他平分,但你這樣做會
付出代價。你們兩個都不會是完全的人,而是人形的馬匹,永遠。」


公主臉色蒼白。「你是說我得回到像詛咒作用時那樣?」


「是的,殿下。這個小夥子也是,你們都將變成那樣。」


騎士表示反對:「蒂莉娅公主!」


「做吧巫師!」公主叫道,「現在就施法!」


又是狂風捲過,巫師離開了。塵土散盡時,原本是馬兒的地方現在站著雷米,
身上綁著繩子,就和變形前一樣。但這繩子永遠也解不掉了。


他身邊站著公主,她看看他,兩人走到一起,又碰又擦,噴著響鼻,給對方
無聲的感謝。


人群散去,騎士走向這對戀人。他收起他們的繮繩,將他們牽出圍場,加斯
普德在等著,他仍然爲變成一匹馬感到不適。騎士跨上馬鞍,左邊牽著小母馬,
右邊牽著小公馬。他命令加斯普德前進,他要和這對戀人一起去見國王。他們快
活地奔跑,王國得救了。


「你說什幺?」


「我說你是個混蛋!」


「你說什幺?」魯德巫師看著面前喝得醉醺醺的國王,不由心頭暗笑。老實
說,他一想起國王和他的女婿初次見面的情景,就高興得差點尿褲子。


看見兩匹小馬一起出現的時候,國王幾乎從寶座上跌下來,他可愛的女兒怎
幺會搖著尾巴跑來跑去,還大著肚子?


騎士解釋道,公主殿下和雷米大人一路上玩得有些過火。


正當國王要昏倒的時候,他適時出現,解除了公主和她愛人身上的魔法。他
宣稱那是一種新藥,其實呢,這根本就是他一個惡劣的玩笑。當時他馬上拿出了
賠禮,在加上一份珍貴的賀儀。


國王鐵青著臉,他能拿巫師怎幺辦?除了幾位當事人,其他人後來都得了莫
名其妙的失憶症,甚至公主和雷米對巫師惡劣的幽默感也不覺得反感,似乎還頗
爲感激。完美的戀人!特別的蜜月!這是兩位王國繼承人私下的說詞。而且,要
打也打不過啊!最最討厭的是,他賴在王宮裏不走了。


魯德現在的身份是宮廷魔法師。他很快學會宮廷裏的一切技巧,明嘲暗諷,
裝聾作啞,等等等等。每次國王喝醉,就會舊事重提,這時裝聾作啞是再合適不
過。


他才沒心思聽一個撒酒瘋的國王唠叨或是大喊大叫。他只要……欣賞自己未
來的徒弟就好。


魯德懷中抱著的正是公主和雷米的孩子小喬治。小家夥十分聰明,健壯得像
匹小馬駒。良材美質!偉大愛情的結晶!他就是爲了他才留在這裏的嘛。


叁歲的時候就可以教他火球術了吧,我最擅長的火系……魯德已經陶醉了,
他高興的把喬治舉到空中。


咦!脖子上怎幺涼涼的?


今天的第七次……算了……還是先教水系……這幺有天分……


國王見到孫子的壯舉,開心地一飲而盡。「卡恩!去叫蒂依和雷米過來,我
有話對他們講。」卡恩正是那位騎士的名字。


不過這次他沒有服從命令,而是開了小差。公主殿下和雷米大人,現在大概
很忙吧!


「啪!」鞭子抽在彈性十足的臀肉上,發出清脆響聲,公主殿下身著盛裝,
不過僅限于上半身。白嫩的屁股上沁滿細汗,還有幾道绯紅鞭痕。


她剛剛走錯了一個花步,這是應有的懲罰。今天的例行訓練便到此爲止,明
天會是艱苦的野外調教,需要保存體力。一想起以前的經曆,蒂莉娅公主就不由
臉紅心跳。


雷米解下她的馬勒,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在櫻唇上輕吻一下。「一看見馬
鞭就濕透了嘛!」他說。


「主人真討厭!」蒂莉娅暈生雙頰,不過卻老老實實地翹高屁股,分開修長
雙腿。她的確已經忍耐好久,此時是該得到報償。剛剛被侵入身體,她便發出一
陣快美呻吟,像是提琴奏出的動人樂音。


「後天即位大典的時候也要戴上這個啊!」雷米一邊挺身,一邊玩弄著插在
公主雪白屁股裏的美麗馬尾。蒂莉娅咿唔連聲,也不知聽清沒有。


他確實感到十分興奮,因爲公主殿下從國王接過權杖的時候,屁股裏會插入
馬尾,小穴中則插進馬鞭,這是他們愛的見證。


夜深人靜之時,王宮大殿不再金碧輝煌,也沒有爭辯喧囂,而是鋪滿銀色月
華,無比的安詳靜谧。


他將牽著新登基的女王陛下在那兒散步。她會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母馬,全身
肌膚瑩白如細雪,光滑如綢緞,無需多余的裝飾,只有王冠在她頭頂閃閃發光,
那是王國的象徵。


修長優美的玉腿畫出動人心魄的曲線,鼓脹的乳房輕輕搖顫,粉紅的乳頭不
時滴下甘甜乳汁,她會在他溫柔的鞭子下歡快地奔跑,飄揚的長髮像是落日的余
晖。


他是她的愛人和主人,只要一聲口哨,這匹尊貴的母馬就會跪在地上,乖乖
翹起雪白豐腴的屁股,金色尾巴左右搖動,這時他要一鞭狠狠抽在這下賤的屁股
上,讓女王陛下不成體統的濕潤肉穴更加渴望,渴望主人那熱氣騰騰的雞巴。


那實在是很對,很棒,合乎自然。

国产91福利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