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淫在大唐-绾绾、石青璇vs徐子陵

精彩内容:

           巴蜀棧道上“倒行逆施”尤鳥倦被徐子陵和婠婠嚇退後,一對纖柔的玉手無聲無息地突然緊箍了他的腰腹,一個生鮮活熱的嬌軀伏在他背上,婠婠柔情似水的聲音他耳邊道:“我是追著尤鳥倦來的,妃暄則追在人家背後,徐郎又在追誰呢?難道竟是在追小女子嗎?”
  婠婠按在他小腹那對灼熱的玉手,輸出兩股暖洋洋的真氣,鑽進他丹田下的氣海,令他有種說不出的舒服和使人慵懶欲眠的感覺徐子陵勉強平心靜氣道:“追誰也沒有關系,你肯放過我嗎?”

  只聽她溫柔地道:“奴家當然不肯放過你。子陵啊!知否你是這世上唯一能令人家動心的男人。我愛看你瞧人時那種輕蔑不屑的神色;從沒有男人用這樣的神色看人家的。你的額頭又高又隆,好像裏面蘊藏無窮的智慧。縱使在肩摩踵接的通衢大道人叢之中,你仍是那麽落落寡合,帶著你那種天生的憂郁和冷漠,像獨自一人在荒野裏踽踽而行。可是當你露出笑容,又是那末真誠,這種種特質融合起來,哪個女人能抗拒你呢?”

  徐子陵一方面聽得目瞪口呆,另一方面卻感到她貫進小腹的真氣,正在催動他某種男性的沖動。他嗅得是婠婠誘人的體香,倚在身上的嬌軀更秾纖合度,曲線美妙的豐滿肉體,實具無限的誘惑力,再聯想起她那如夜間精靈的美貌,不禁引得他绮含叢生。

  但是嶽山之事使徐子陵雖沈醉于婠婠的美豔動人仍可保持理智,魔門中人爲了絕情棄義,千方百計扼止自己對任何人動情,就算要生兒育女,也要揀取自己最憎厭的人來結合,就像祝玉妍找上她深惡的嶽山一般。今天婠婠既然表白愛上他,並向自己傾吐深情,定是已下決心除去自己。

  適才借婠婠施展天魔大法時,徐子陵順勢借去婠婠部份真氣,傷勢已恢複七成,已有一拼之力。

  這時婠婠忽然嬌聲說:“徐郎放心去吧!婠婠會追上尤鳥倦,趁他負傷之際把他殺掉,拿他祭徐郎在天之靈!”她至陰至柔的天魔氣勁猛然由背後傳來,忽然一聲長嘯,徐子陵從地上弓背彈起,雙目奇光迸射,躲過了她這致命的一擊。

  婠婠晶瑩剔透的玉頰立時飛起兩朵嬌豔無倫的紅雲,跺足嗔道:“你這個死小賊、害人精,騙人家說出了這麽多心底話,你快賠給人家。”

  徐子陵不禁愕然以對,訝道:“這要怎麽賠呀?”

  婠婠蓮步輕移俏生生地投入他懷中,膩聲說道:“我來教你怎麽賠.”

  徐子陵定過神來,不斷提醒自己她的冷酷殘忍,她是陰癸派的妖女,哂道:“婠大姐,我和你之間該沒什麽話好說吧!你請自便。”

  這時忽然一陣陰冷由小腹進入周身奇經八脈當場將他制住,“你……”徐子陵沒想到婠婠竟會在這真情流露時突然暗算他,不住懊惱自己的大意。

  婠婠俏立巧然地用調皮的語氣說:“徐郎你自己說的喔!那我就自便了。”

  婠婠優雅地脫光自己身上的衣物,露出姣好的身材,高聳的胸部、圓潤的豐臀,下體的桃源蜜洞周圍叢生著短細的黑色陰毛,粉嫩的陰唇緊緊地靠在一起,顯示出她婠婠仍是處女之身。

  縱然婠婠是在素來不將世間禮法放在眼中的魔門長大的,但少女與生俱來的青澀仍嬌羞地讓她的心砰砰跳,親眼見到婠婠香豔的裸體,徐子陵雖然一向自制但眼前的美景仍讓他不自禁心猿意馬婠婠動作僵硬地替徐子陵也把身上衣物脫去,當她將最後一條內褲脫掉後,忽然一根鐵棒彈跳而出,讓婠婠嚇了一跳:“這……這麽大!”婠婠一邊伸手愛撫徐子陵那根七寸長的陽具,一邊打量:“那麽長的東西,會不會頂壞人家的小洞呀?徐郎你說呢?”

  面對婠婠這句劈頭而來的問話,徐子陵也不知所措,只好苦笑道:“這……我……我不知道。““難道子陵還是處男呀?”徐子陵緩緩點個頭,婠婠掩嘴笑道:“沒想到我撿到寶了。看來問你也沒用,我自己試看看吧!”

  婠婠一只手撫摸著自己濕潤的小穴,另一只手則握住徐子陵的陰莖,讓它對準自己的小屄,然後分開自己的大腿狠狠的往下一坐,徐子陵的陰莖一下子全沒入婠婠的小屄之中,順著淫水的潤滑直頂破小穴裏的那片薄膜,婠婠清晰地感覺到那一下極其劇烈的疼痛,大量的透明液體夾帶著點點處子鮮紅從陰道口延著徐子陵的陰莖流出來。

  婠婠的的處女陰道顯得狹窄異常,徐子陵的肉棒在其中被緊緊夾住,婠婠看著自己跟徐子陵最貼近的交合處,那七寸長的巨物已完全被下身的蜜洞吞噬,一種漲漲的飽滿感充實著自己那窄小的肉穴。

  “子陵,你看到了嗎?你已經是我的人了,以後不準再跟詩妃暄或石清璇有什麽瓜葛,知道嗎?”隨著婠婠貫入的陰冷天魔氣由兩人交合處從徐子陵身上回流到婠婠體內,徐子陵已逐漸恢複行動能力。他想要推開騎在自己身上的婠婠,但是見到她現在一臉幸福光彩滿溢的神情,一時不忍如此狠心。

  婠婠趴下伏在徐子陵的懷中細語道:“子陵應該已經能動了吧?你……你要怎樣都可以,動一動吧!婠兒下面不痛了,婠兒會替徐郎生下很多小子陵的。”

  徐子陵聞言只好順她之意,拔出一點,然後再輕輕的抽送兩叁下,那被處女陰道夾的緊緊的粗長硬物直頂花心還磨了一下,霎時帶給婠婠一種酥麻的快感。

  婠婠主動抱住徐子陵的腰際擺動自己的小屁股,她抓著徐子陵的雙手掌貼到自己的雙峰上搓揉說:“子陵好好愛我。”

  婠婠癡媚的神態令徐子陵迷惑了,完全陷入她美豔的胴體無法自拔,肉棒抽插的動作越發純熟起來,很有節律地來來回的研磨,有時還忽然頂沖肉壁的某一處,全都正好命中婠婠最要命的敏感點“對……對……就是這裏,子陵就是這裏,對……再來、再來……再用力些……子陵你好厲害呀……”徐子陵彷若天生天覺地正確擊中婠婠的敏感點使她下身泛起一陣陣讓她意亂情迷的刺激,婠婠柳眉微颦,朱唇輕啓大聲的呻吟起來。

  婠婠雪白光潔的一雙玉足緊密地交纏住徐子陵,握在徐子陵掌中的渾圓椒乳既柔軟又富有彈性令他享受到極致的觸感,婠婠的小屄隨著雞巴的一出一進不住分泌豐沛的淫水,她的十指深深的掐入徐子陵細若嬰孩的肌膚,小穴深處泉湧出一股股滾燙的花蜜,在翻雲覆雨之中她一次又一次享受到飄飄欲仙的快樂。

  婠婠那整個人任徐子陵處置的乖巧媚姿讓徐子陵得到一種征服的快感,在婠婠高潮五次後方猛力一縮放,將灼燙的精液全射進婠婠的陰屄,讓婠婠被燙得再次爽到最高峰。

  夜已深了,婠婠慢慢將披散的衣裳重新穿好,橫了還睡在地上的徐子陵一記媚眼,幽幽言道:“子陵、徐郎,別了。我不會奢求什麽,快樂的一夜,吾願足矣。 ”她輕撫徐子陵俊秀的臉龐:“誰叫我們選的道路不同呢!我們注定了是有緣無份,我只求你……別忘了我,別忘了我這個愛你的小女人。”

  一代邪王石之軒在吸收邪帝舍利中的精華後,分裂的人格重告歸一,陰後祝玉妍以天魔大法中的“玉石俱焚”欲與他同歸于盡,可惜失敗身死。

  這一夜徐子陵再遇邪王,連忙趕回多情窩通知侯希白,侯希白清楚石之軒既已複元,現在重要的是完成統一聖門兩派六道的大業,還不會將他這花間派的唯一傳人殺掉的時機,便以一貫的潇灑自如,哼歌而去。

  徐子陵離開小廳,穿過前後進間的天井,剛踏足後進的廊道,一震停下。

  悲切的女子的哀泣,斷斷續續地從左方走廊尾端侯希白的臥室傳來。甫到長安,發生的事總是出乎他料外,究竟是誰家女子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潛進來,又因何事這般哭哭啼啼?他輕輕推開侯希白虛掩的臥室門溫柔的月色從向東的窗子偷偷潛入,照亮了半邊臥室,婠婠坐在床頭雙手掩面,香肩微顫,哭得昏天昏地,神情悲楚。

  徐子陵呆在當場,好半晌移到床旁坐下,歎道:“究竟發生甚麽事?”

  婠婠悲呼一聲,撲入他懷裏,泣道:“祝師死了!師尊是婠兒唯一的親人,全世界只有她真正疼惜我、栽培我,現在她去了,又遺下我孤零零的一個人。爹不要我,娘不要我,現在連師尊也不要我了。”

  徐子陵感到她的悲傷痛苦是發自真心的,不由心中恻然,歎道:“人死不能複生,終有一天我們也會死去,這只是遲與早的問題.”

  婠婠坐直嬌軀,擦拭淚漬,黯然道:“祝師是個很可憐的女人,石之軒害得她那麽慘,我一定要他血債血償,如果可以,我會爲你守秘密,甚至出手助你對付他的。”

  徐子陵怎敢信她,斷然道:“我的事請你高擡貴手,最好不聞不問。”

  婠婠幽怨的白他一眼,表示心中不悅,瞬間回複以往冷漠笃定的神態,淡淡道:“今晚人家要在此借宿一宵。”

  徐子陵愕然。

  “不管你了!人家哭累了,想睡覺哩!”說罷就那麽躺在床上,閉上美目,橫陳的嬌軀起伏有致,目光落在她那對蜷曲床沿的美麗赤足上,秀麗的容貌讓他想起當年棧道上的一夜風流,不禁一陣怦然心動。

  婠婠紅豔的唇角逸出一絲甜蜜迷人的笑意柔聲道:“子陵也躺下來休息一會吧!”

  徐子陵狼狽地道:“不行!”

  婠婠調笑道:“奴家的第一個男人呀!奴家是洪水猛獸嗎?怎麽嚇成了這樣呀!又不是沒一起睡過,你都把奴家‘睡’去了,睡在一起有甚麽問題?”

  徐子陵心神劇震,只見婠婠臉上忽然出現痛苦的神色,陣紅陣白,顯是走火入魔的先兆,徐子陵雙手立即按上她香背以長生氣助她調節體內的天魔氣,沿十二正經撥亂反正,一個時辰後徐子陵探手按上她的香額,一切正常才放下心。

  這時婠婠的眼角又掉下了晶瑩的淚珠,她摟住徐子陵的腰際無助地埋在他的胸膛裏:“子陵,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婠兒,婠兒好怕……好怕,我好怕你也不要婠兒了。”

  徐子陵見到婠婠梨花帶雨的模樣,叁分溫順帶上七分清麗,一時癡了,呆看婠婠性感的嘴唇慢慢的壓在自己唇上,丁香小舌深探入自己嘴裏以尋求慰藉,徐子陵也深出自己的舌頭和婠婠的香舌慢慢交織糾纏在一起,婠婠更激動地將自己和徐子陵身上的衣裳一件接一件褪去。

  婠婠滴下頭去一手伸進自己下身的肉屄中攪弄愛撫,一手握住徐子陵那粗長的肉棒湊到小嘴邊,先親吻一下紅紫的龜頭,然後便含入嘴中舔舐,婠婠的口交讓徐子陵十分訝異:“這也能放到嘴裏嗎?”

  “我愛你,所以我愛你的全部,連‘它’婠兒也可以含入嘴中疼惜。”婠婠柔聲答道,然後更加賣力的吸吮,小巧的丁香舌頭如同小蛇一般纏繞肉棒,替徐子陵帶來完美的享受,不一會兒便忍不住按著婠婠的臻首將濃濃的精液全射進她的櫻桃小嘴中。

  婠婠喉嚨一伸就骨碌骨碌地把精液全吞下去,然後小手輕搭徐子陵的肩膀,聳起雪白的小屁股微微搖動,一副請君入甕的可愛模樣:“子陵寵幸婠兒吧!”

  徐子陵粗長的雞巴慢慢插入婠婠那火熱的小穴,“啊……”婠婠發出了一聲嬌吟,徐子陵伸手抓住婠婠上下晃動軟玉般的雪白乳房又搓又揉,或淺或深地一下下抽插,每一下都往婠婠不同的敏感點擊去,有時還直貫到子宮口括磨一下,爽得婠婠不知羞恥地將兩腿勾上了徐子陵的腰,讓他能插得更深入。

  朦胧的夜色中,婠婠隨著徐子陵的動作起伏上下,全身都布滿了細細的小汗珠,小嘴荷荷喘氣,徐子陵抱著她的柳腰,抽插著婠婠又緊又熱的小穴,很快她眉頭緊皺、俏臉泛紅低吟:“啊……死了……要死了……我到了……啊……”婠婠的全身一陣痙攣似的顫抖到極限肉壁強烈蠕動,陰精急泄而出,已隨高潮踏入了極樂的境界。

  同時幹了百多下的徐子陵亦到達極限,忍耐不住,猛然深頂道:“清璇,我要射了。”說罷,便將滾燙的精液全射進婠婠的小穴裏聽到“清璇”兩字婠婠一下俏臉轉白,別過頭去暗自流淚啜泣:“爲什麽?

  爲什麽連你也不要我?徐子陵你知不知道我好愛好愛你,可是……可是現在我也好恨好恨你。“待徐子陵睡熟後才含淚坐起身子穿好衣服,再從侯希白的小書齋取張信箋,寫下:“愛你恨你,一生一世。”上款書名“子陵”,下款則輕輕一吻留下她淡淡的唇印方悄聲離去。

  大唐外傳——婠婠篇徐子陵爲楊虛彥以黑手魔功重傷之後,被侯希白所救,兩人欲往幽林小築求醫于石清璇,誤打誤撞卻來到婠婠所在的荒村。爲追殺徐子陵而來的李元吉和爲婠婠身上天魔訣而來的陰癸派一行人兩幫人由馬尾隨來到,但是石之軒的出現使兩方皆未達到目的只能黯淡離去,而石之軒看在祝玉妍份上,同意天魔訣繼續婠婠保管後亦飄然遠去。

  石之軒去後,叁人你眼望我眼,均意想不到事情會如此解決侯希白道:“此處不宜久留,不知婠小姐有什麽打算?”

  婠婠雙目射出淒迷之色,向徐子陵道:“子陵內傷極重,已傷及元氣,沒有一年半載休想複原,且功力必大打折扣,可能永遠無法回複以前的境界。”

  徐子陵灑然道:“若天意如此,我只好聽天由命。”

  侯希白安慰道:“青璇必有回天之法。”

  婠婠一呆道:“你們要找石青璇嗎?我還打算好好侍候子陵,想想替他醫療的辦法。”

  徐子陵想起石青璿立即心中一熱,什麽內傷都抛諸九霄雲外,歉然道:“好意心領啦!哪敢勞煩你呢!”

  婠婠露出黯然神色,旋又回複平靜,微笑道:“婠兒明白。天色也不早了,你們兩人就在此先住上一宿,明日再啓程吧!”

  當天夜裏,婠婠忽然走進徐子陵的房間,輕聲道:“這是否叫有緣千裏能相會?徐子陵啊?爲何你還要再現身在人家眼前?”然後握上徐子陵的手,徐子陵心中湧起異樣的感覺,他首次這樣地完全信任婠婠,感到她不但不會傷害自己,且是全心全意來幫助他。

  婠婠的天魔真氣緩緩在他的經脈髒腑之間遊走叁遍,憑天魔真氣能收束邪氣的特性,將楊虛彥侵入的邪毒逐分逐毫的吸納帶走,一柱香後,徐子陵體內的邪毒已盡去,不過因經脈受傷過重,只能凝聚部分真氣,仍無法運轉長生氣進行自療。

  “子陵啊!讓人家來服侍你好嗎?婠兒會是你最可愛的小妻子的。”婠婠香肩微挨徐子陵幽幽道。

  徐子陵望著這跟他有過兩次肌膚之親的女子的嬌癡模樣,一鐵心腸,岔開話題道:“婠婠和我們分手後,打算到哪裏去?”

  婠婠淒楚地白了他一眼:“子陵想知道嗎?”徐子陵話已出口,當然收不回來,只好點頭應是。

  婠婠美目一亮,柔聲道:“如果子陵真要去找石清漩,那我將會走遍天下去找尋某一事物,而我聖門的夢想,將會憑此而完成。”

  徐子陵乃是一才智高絕之人怎聽不出婠婠言下之意是說:“如果你徐子陵肯娶她,那她連聖門的夢想都可以棄之不顧。”

  沒想到直至此刻婠婠仍不願放棄對他的愛,徐子陵心生感動但長久以來與她亦敵亦友的關系,卻讓他無法放開胸懷來愛她,只好道:“那我就說一句祝你心想事成。”

  婠婠知道她又被拒絕了,這近乎威脅的方法已是她最後的一絲希望,如今她希望破滅,雙眼無法克制地掉下一串珠淚,她好嫉妒好怨恨!

  婠婠猛然一手將身上的衣服撕碎,讓粉雕玉琢的動人嬌軀盡展現在徐子陵面前,一邊低語:“石清漩,又是石清漩。”忽然聲轉高亢:“徐子陵,究竟我婠婠是哪裏比不上石清漩?爲什麽你這麽不公平?人家真的是醜到連你在跟人家親熱的時候都甯願想起石清漩,把人家當作石清漩。”

  婠婠突然心神崩潰地質問讓徐子陵一時來不及反應,只見她接著道:“爲什麽你這麽不公平?給予她的是你最真摰的熱愛,而我……而我,你卻只留下羞辱與悲傷給我,你知不知道那晚我聽見你在與我歡好時叫出”清璇“兩字時,我的心有多痛?你知不知道那對一個女人來說那是多大的羞辱?你知不知道我已經愛你愛到不能控制自己了?你知不知道我對石清漩有多嫉妒?爲什麽她可以得到你的愛?”

  “就因爲我是陰癸派的妖女,而石清漩、師妃暄是出身慈航靜齋的「仙子」嗎?你告訴我是不是?徐子陵你告訴我是不是?“聽完婠婠這一番如泣如訴的言語,徐子陵心中一陣不舍,向前一步將婠婠緊緊摟在懷中,柔聲道:“婠兒,你別這樣!”

  徐子陵「婠兒」兩字一出口,婠婠心裏一甜,登時覺得自己的千般酸苦都值得了,這一直只有在夢中才有過的溫馨畫面,一陣暖意充斥在胸口,婠婠恍若從一場惡夢中蘇醒過來,臉色漸漸恢複平和,也伸手緊擁徐子陵,一張通紅的俏臉害羞地躲進徐子陵溫暖的胸膛裏這時傳來一陣細若蚊蚋的聲音:“徐郎我求求你再愛婠兒一次吧!”

  “前兩次都是婠兒主動的,這次讓徐郎你來好好疼惜人家好嗎?看你要怎麽弄都可以。”

  徐子陵有意跟他調笑說:“小婠兒你是說要我弄什麽呀?”

  “弄……弄,羞死人了啦!子陵最壞最壞了!”看到婠婠小女兒一般的欣喜羞澀模樣,徐子陵忍不住再道:“有什麽好羞死人的,我們都老夫老妻了,怕什麽?”

  “老夫老妻……誰跟你老夫老妻呀。”婠婠聲轉惆怅:“婠兒沒這個福份,子陵你去跟石清漩老夫老妻吧!只要你願意讓我當你的小情人這樣就足夠了。”

  “別再說這種傷心話了,今晚子陵好好寵愛婠兒吧!”婠婠溫順地替徐子陵將身上的衣服脫下然後便躺下來,尖挺的豐乳高高聳立,兩腿開合之間微濕的花瓣若隱若顯,白晢的肌膚泛起美豔的桃紅色,一付任君採摘的嬌柔模樣。

  徐子陵右手放在婠婠飽滿豐盈的乳房上用力揉捏雙腿輕輕的張開,雙手握住左手從臀縫中輕輕的滑入,輕輕地捏按住陰蒂或壓或彈,徐子陵的嘴唇蓋住婠婠的櫻唇,舌頭鑽進去纏住裏面婠婠的丁香小舌環繞,兩條舌頭像交尾的赤蛇一般交織在一起,唾沫的相互交融帶來陣陣溫馨的氣息。

  婠婠雙腿微微的張開,雙手握住徐子陵下身的陽具愛撫一番,清楚感覺到肉棒火熱的灼感及硬挺的彈跳,“咦!它好像變大了!”

  徐子陵輕齧:“婠兒的小耳朵細聲說:”婠兒要不要自己量量看?““怎麽量呀?”婠婠故作迷糊道,徐子陵一手托起她粉嫩的大腿,隨後腰身一頂,粗長的雞巴一下子全陷入個名叫「婠婠」的桃源蜜洞。徐子陵的肉棒深深插進了婠婠既濕滑又緊窄的小屄裏,徐子陵感覺到肉棒前端的龜頭被包含在一團像魚嘴一樣吸吮蠕動的軟肉中,舒爽的觸感由肉棒傳回全身上下,徐子陵更加賣力地挺動腰部往前聳頂。

  “啊!不……子陵!我不行了……你的壞東西比以前還要長了半寸……要頂死……頂死人家了啦!”從兩排貝齒中傳出婠婠連聲的高音嬌啼,撩得徐子陵欲火愈熾更是勇猛精進婠婠雙手雙腳緊緊纏住徐子陵,彷彿生怕他突然離開,全身心投入地享受他一下又一下的征伐,甚至還主動搖弄圓臀,緊箍絞纏他的肉棒,徐子陵亦不甘示弱,不停地往婠婠陰穴中的敏感點炮轟,“壞死了!子陵你壞死了啦……都找人家……人家最要命的地方攪……嗯……嗯……”酥麻酸癢的感覺從小穴擴散至全身,快感一波波地沖擊婠婠的心神。

  徐子陵感覺到自己肉棒所處的濕潤陰道開始不住的收縮,如水閘崩塌一般急泄出大量的滾燙陰精,高潮之後婠婠就這樣趴在徐子陵的身上喘息。這時徐子陵也加快他的動作,自顧自的擺起了腰。

  “別再弄了……要弄死婠兒了啦……哦……啊……好深……好深呀……”婠婠欲仙欲死的呻吟下,徐子陵渾身一暢將灼熱的精液全射入婠婠的肉穴裏“子陵!”嬌媚地倚在徐子陵身上的婠婠輕輕喚一聲。

  “怎樣?婠兒。”

  “今天是婠兒第一次感覺到徐郎對我的愛,婠兒好幸福喔!”

  “婠兒,我……”婠婠伸出手指點在徐子陵的嘴唇上,擋住他接下來要說的話:“徐郎,別說了,我都知道。婠兒不會再嫉妒石清漩了。希望以後她能替你生下個白白胖胖的小子陵,我會祝福你們的。”

  “天快亮了,子陵你去叫醒侯公子吧!讓奴家送你們一程。”

  “婠兒……”徐子陵溫柔地撫摸她可愛的臉蛋,婠婠低下臻首不語徐子陵起身向侯希白的房間走去,他知道他這一生是永遠無法揮去這白衣赤足的俪影了。

  坐在榻上的婠婠望著徐子陵的背影,一手摸著平坦光滑的小腹,心中若有所思。

  大唐外傳——婠婠篇貞觀十年,正月。長安大雪。

  白馬之盟後徐子陵與寇仲、雷九指、跋鋒寒、侯希白等至交兄弟于長安上林苑相聚,就在他們要前往上林苑時,大雪中出現一個約八、九歲的可愛小女孩,蹦蹦跳跳提著一籃子鮮果往他們飛奔過來。

  小女孩噴著冷霧,氣喘喘的在他們身前立定,孩子氣的問道:“請問哪位是徐大叔?”

  徐子陵心中一動,微笑道:“是我!”

  小女孩把籃子遞給他,歡天喜地道:“是我娘著明空送給你的。”

  徐子陵接過果籃,那叫明空的小女孩一聲歡呼,就那麽掉頭原路跑回去,雨雪深處,隱見一個女子優美的倩影,白衣如雪,裙下赤足。

  “婠兒……是她。”徐子陵瞧著小女孩投入婠婠懷內,婠婠輕揮玉手道別,牽著明空,身影逐漸沒入雪花迷茫的深處。

  婠婠抱著明空慢步走回城外母女兩人居住的小屋,進入屋內婠婠赫然見到石清漩也牽著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在裏面。

  “婠姐姐,好久不見了。”石清漩露出一個歡愉的笑靥向婠婠打招呼,她親切地走近婠婠,拉著明空的小手說:“她是子陵的女兒吧!小妹妹,你叫什麽名字呀?”

  “乖,跟阿姨說你叫什麽名字呀?”

  “我叫做明空。”然後婠婠也伸手摸摸躲石清漩身後的小女孩的頭問道:“漩妹子,你的女兒好可愛呀!小妹妹,告訴阿姨你叫什麽名字好不好?”但小女孩顯然很怕生不知該如何應對,輕拉石清漩的裙擺,身子一直往後縮石清漩替她說:“她叫做徐君婥,名字是子陵取的。”接著說:“小婥一向跟我和子陵住在幽林小谷所以比較怕人,還請婠姐姐別見怪。”

  “婠姐姐,你不好。”石清漩天外飛來一筆地沒頭沒腦冒出這句話,讓婠婠一時間亦大惑不解道:“漩妹子所言何義?”

  石清漩指指明空,又指指徐君婥,婠婠心知其意,拍拍明空的背,說:“明空,帶小妹妹去外面玩,乖。”

  見到兩條嬌小的人影走進附近的田野中後,石清漩再次開口道:“婠姐姐,你不好,你知道子陵很想你嗎?他的心是拆成叁份的,一份跟我在幽林小谷、一份跟師妃暄在慈航靜齋、還有一份就在你這,我們成親前他就已經跟我說你跟他的緣份了,爲什麽你要祝福我們?爲什麽你不跟我們一起接受祝福呢?”

  “漩妹子,你……”

  “我是不會介意的,最好你今天就跟我回去,到時我們姐妹倆給子陵一個驚喜。”

  “漩妹子,可是我不喜歡跟別人分享相公喔!除非……你來當我娘子。”

  石清漩一歪頭,油然道:“也可以呀!聽起來滿好玩的。”本來想開石清漩玩笑的婠婠聞言亦不禁一愣。

  石清漩的手輕輕滑入婠婠的褲裙用中指勾開亵褲的邊緣伸進去,將兩只手指探入那濕熱的小穴中,溫柔地愛撫腫脹的陰蒂及光滑的陰唇,此時婠婠的小穴中輕輕逸出一陣淫水。

  石清漩將沾上淫水的手指抽出,婠婠立時一口吞入小嘴舔舐,望著石清漩的黑色眼瞳中充滿著欲望和挑逗。

  婠婠和石清漩不約而同地脫下礙著曼妙身段的衣物裸裎相見,赤裸的石清漩肌膚勝雪、玉臂如藕自不待言,最誘惑人的當是胸前懸挂著的一雙豪乳,婠婠本來對自己胸前的「偉大」十分有自信,沒想到石清漩居然還比她更加渾圓高聳,不禁興起一山還有一山高之歎婠婠將臉埋入石清漩深邃的乳溝裏,捧起右乳親吻舔咬並吸吮著那堅挺又高聳淡紅色的奶頭,同時用手指擠捏著左乳的奶頭,婠婠用舌頭舔舐、用牙齒輕咬充分挑逗著石清漩的豪乳,在那碩大的乳峰上留下鮮明的齒痕。

  石清漩的手指則是繼續適才的工作,將姆指按在陰蒂上慢慢地旋轉著,在婠婠的陰核邊遊移,愛撫著那溫潤濕褥的肉縫,石清漩細膩地將手指插入婠婠火熱的小屄中,婠婠略略聳動小屁股讓她的手指能更深入地侵犯自己。

  隨著高潮的來臨,一陣快感如電流般從陰蒂傳到全身,婠婠將淫液噴得石清漩滿手都是,石清漩低下頭,到婠婠的小穴邊伸出嬌豔的紅舌舔舐已流到大腿間的淫水。婠婠撫摸著石清漩的頭發,觸到肌膚的長發引起一股微妙的搔癢感,用手指從她唇邊抹去自己的淫液,放入嘴裏品嚐。

  婠婠做出一副陶醉的樣子說:“嗯……味道還不錯.不知道漩妹下面的味道如何呢?”

  “來嚐嚐看不就知道了。”石清漩大方地坐在榻上張開雙腿,一只手插入大腿之間,分開她粉紅色的陰唇,展現出她那濕潤饑渴的陰道。

  “婠姐姐來舔我吧……讓我高潮。婠姐姐,快……”眼見石清漩輕舔朱唇,聽她說出淫蕩的言詞,婠婠毫不猶豫低身鑽入她的股間,開始舔吸石清漩已迫不及待的濕穴。婠婠伸出舌頭進入石清漩充滿淫液的小穴裏,咂咂有聲地吸吮那微酸的蜜汁,舌頭在她陰屄裏面翻騰撫觸不斷進進出出。

  這時石清漩緊繃的大腿緊緊地夾住婠婠,一手使勁壓著婠婠的臻首,陰穴附近的肌肉劇烈收縮,小嘴吐出一聲急似一聲的甜美呻吟,石清漩的小穴在婠婠的櫻桃小嘴中高潮了,從她騷穴內激射而出的蜜汁完全任婠婠盡情吸食,石清漩躺在榻上閉著眼睛喘氣,婠婠慢慢地爬過去,深深地吻住她的兩片紅唇給她嚐嚐她自己的淫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