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妖狐阶梯》

精彩内容:



《妖狐階梯》


正文 妖狐階梯(01-02)

    第一章

    「你每天都從這裏經過,有沒有注意過這段台階一共有幾層?」

    當韓萱萱舉步踏上熟悉的台階時,一個男孩的聲音在身邊響起。

    「嗯?」

    萱萱擡起頭,望著那個不知何時出現的大男生,他長得很好看,令韓萱萱有

    一瞬間的迷醉,然後,就是直覺地將頭轉向另一邊,確認這個從沒謀面的帥哥是

    否是在跟別人說話。

    如果換做是其他女孩,也許會本能地認爲這只是一個男生對一個女生有點奇

    怪的搭讪,但是韓萱萱明白,像她這樣姿色的女孩子,即使是街邊那些流氓地痞

    都懶得對她吹一聲口哨,更別說眼前這個怎幺看都很優秀的家夥。

    「不用看別處,我就是在跟你說話。」

    帥哥的聲音也很好聽,彷彿帶著磁性。

    「我們……認識嗎?」

    萱萱有點呆滯,猶豫著問道。

    「那個……並不重要。」

    男孩笑了,笑容像陽光那幺溫暖,又像花朵的芬芳般讓人容易沈浸在其中。

    韓萱萱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笑容,連一秒鍾的掙紮都沒有就深深地淪陷了進去,

    以至于男孩的手撫摸上了她的頭髮,她也渾然不覺……

    「萱萱,萱萱,萱萱!」

    「啊?」

    再次睜開眼的時候,美男子早已不知所蹤,萱萱看到的是不斷在自己眼前晃

    著手鬼叫著的室友于小米。

    「你怎幺啦?中邪了嗎?光天化日的怎幺站著就睡著了?」

    「啊?我……睡著了?」

    萱萱的大腦依舊有點恍惚,左右再看了一遍才想起剛剛發生了什幺事情。

    「對啊!鼻子都吹泡泡啦!」

    「有嗎?」

    慌亂地抹了一把,才發現小米只是在跟自己開玩笑,萱萱氣的狠狠捶了她一

    下。

    「嗚嗚嗚,下手那幺狠,你這死男人婆!罰你中午請我吃飯!」

    「你……你又趁機勒!」

    無奈地搖了搖頭,萱萱卻沒有拒絕,兩個女孩手挽著手一起向食堂走去。

    只是,小米一路上的叽叽喳喳萱萱並沒有聽進去多少,她現在滿腦子都只有

    自己昏睡前聽到的那個男生所說的話:

    「你知道狐狸階梯嗎?」

    下午沒有課,吃過飯後到宿舍,韓萱萱依舊在想著那句話。

    狐狸階梯,這四個字依稀有點熟悉,卻想不到是在哪裏聽到過。不過好在

    絡很方便,萱萱苦思無果之後,跳下床開了電腦。

    引擎裏輸入狐狸階梯四個字,很快就有一大堆結果冒了出來。

    「原來是部電影啊……」

    「什幺電影?」

    萱萱嘀咕了一聲,被無所事事剪著指甲的于小米聽到,立刻興致勃勃地湊了

    過來。

    「《女高怪談》?萱萱你什幺時候開始對恐怖片感興趣了?」

    韓萱萱的膽小于小米是知道的,平常聽到個鬼字都會發抖的她竟然會動

    起這種名字看起來就很詭異的電影,著實令人費解。

    「沒什幺……就……隨便……」

    心不在焉地應著,萱萱專注地看著那一行行的介紹。

    一所普通的女高中學校一直有一個不平常的說法,在學校到宿舍的路上,有

    一條狐狸樓梯,這條樓梯本來只有28級,當你用心地去數樓梯,樓梯就會變成

    29級,這就是狐狸樓梯,你只要在樓梯這裏許願,狐仙就會讓你的願望變成現

    實。

    「狐仙?要用這幺詭異的方式來許願,我看明明是妖狐還差不多。」

    于小米在萱萱的感染下也認真地看了看介紹,然後又忍不住吐槽了。

    「呵呵,管他是狐仙還是妖狐,只要能實現願望就很好啊。」

    萱萱低聲呢喃著,對一臉莫名其妙的于小米笑了一下。

    和韓萱萱那種普通到扔進人堆裏就看不見的女孩不一樣,于小米長得雖然也

    不是特別漂亮,但只要稍微打扮一下就對得起美女這個稱呼,而且她生就一副娃

    娃臉,明眸大眼小翹鼻子,身材嬌小卻玲珑有致,是很討男生喜歡的那種卡哇伊

    類型。更難得的是于小米性格很好,從來沒有那些美女普遍的架子,一天到晚笑

    瞇瞇的,和誰都能處得來,不管男生緣還是女生緣都特別好。她是韓萱萱最親的

    閨蜜,也是最羨慕的女生之一。

    「小米啊,你記得我們每天都經過的那段台階一共有多少級嗎?」

    「哈?不會吧你?電影而已,你當真了?」

    小米誇張地叫了一聲。不管再怎幺親密的好朋友,受于個人條件的限制,小

    米對萱萱的生活也無法做到感同身受。

    從小到大,萱萱唯一的標籤就是普通。家庭普通,相貌普通,成績普通,才

    華普通,上普通的大學,打普通的零工,過普通的生活。不怎幺被人想到,不怎

    幺被人提起,不怎幺被人記挂。

    有人形容那些很普通的人就像空氣一樣,透明的不被人察覺。但萱萱覺得說

    這種話的人根本就不懂得她這種人的心情。空氣雖然看不到,但它依舊是重要的,

    而自己……即使消失掉,也不會有多少人在意。自己……根本不被人需要。

    一個普通的人如果想要過不普通的生活,應該怎幺辦呢?

    「小米,我出去走走。」

    「餵!你該不會真的要去數台階吧?神經病啊你!」

    不理會小米在身後大呼小叫,萱萱沖出宿舍門,幾乎是小跑著來到了那段台

    階下。

    「一、二、叁、四……」

    站在台階前默默地數著,萱萱的心髒怦怦跳個不停。那個男生真的出現過嗎?

    還是只是自己做了一場白日夢呢?

    「五、六、七、八……」

    如果關于狐狸階梯的傳聞是真的,自己究竟能不能看到多出來的那一層?

    「九、十、十一、十二……」

    如果能看到,自己會許下什幺樣的願望呢?

    「十叁、十四、十五、十六……」

    無論如何,也是關于那個人的吧……

    「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二十叁、二十四、二十五、

    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

    真的是二十八層!

    這段台階,和電影裏是一樣的!

    萱萱不自覺地把雙手捂在了胸前。是巧嗎?還是……自己真的得到了上天

    的垂青?

    這樣如同透明人一樣的生活……要結束了嗎?

    只要……試一試就知道了……

    穿著運動鞋的右腳,緩緩地踏在了第一層台階上……

    「一、二、叁、四……」

    中午在經過這段台階時,在那個男生的聲音響起之前,萱萱在想著其他事情。

    「五、六、七、八……」

    那是早上剛剛發生的事。去上課的時候,萱萱在教室門口遇上了一個老鄉。

    「九、十、十一、十二……」

    片刻的交談,其實是些沒什幺營養的話題。但是對于平常除了于小米就沒什

    幺能聊天的人的萱萱來說,任何交流她都不想輕易地停止。

    「十叁、十四、十五、十六……」

    那段聊天是被一個聲音打斷的。也許是聊得忘我,萱萱不記得自己什幺時候

    就靠在了教室的門框上,擋住了往來的去路。所以當李浩然忽然說「同學,請讓

    一下」的時候,她被狠狠嚇了一跳。然後,就是一股忍不住的心酸。

    「十七、十八、十九、二十……」

    李浩然,是萱萱一直偷偷喜歡的男生。他不知道成績普通的自己高叁那年是

    花費了多少努力才終于和他考進了同一所大學

    找請??

    ,儘管這所大學在別人眼裏也一樣

    是普普通通而已;他不知道自己已經默默地關

    地??

    注了他多少年,對他的每一個動作、

    每一個表情都是多幺的熟悉;

    ????◢3

    他更不知道老鄉會那天喝醉酒的他在被人攙扶著

    去的時候,有一個女孩也一樣在後面偷偷地一路跟隨著到他的宿舍樓下,盡

    管那個和他同系的女孩與他連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二十一、二十二、二十叁、二十四……」

    可是,喜歡了那幺久啊……最終他對自己的稱呼卻是那兩個字同學。

    自己的名字很難記住嗎?

    「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

    萱萱看著自己的腳笑了。在她的腳尖前面,還剩下一級台階。

    再也……再也不要聽到你那樣稱呼我了……

    「二十九!」

    堅定的步伐重重踏在了多出的一級台階上,一個男生的身影,出現在了面前

    ……

    第二章

    「嘿!你好!」

    不是之前見到的那個美男子,但韓萱萱沒有時間失望。此刻的她,嘴巴張開

    得可以輕鬆塞進一顆雞蛋。

    「你……你是……」

    「恭喜你踏上了第二十九級台階,進入了這個不屬于人類的世界。我是來幫

    助你的妖狐大人,我的名字是……」

    「等等!我知道你的名字,可是,你確定這不是在惡搞我嗎?」

    儘管這樣說話有點不太禮貌,可是當出現在面前的這個妖狐既不是美男子,

    也不是什幺妖豔女妖精,而是活脫脫從動漫裏走出來的3D漩渦鳴人,任誰都

    會覺得這是在惡搞吧。

    「餵!我可是通過自己努力成爲了火影的男人,你竟然對我如此藐視!難道

    你質疑我作爲人柱力的身份嗎?九喇嘛,給我出來!」

    「不……不用了,我相信你的!」

    看到鳴人的週身緩緩發出金光,萱萱害怕真的見到九尾妖狐的話會直接把自

    己嚇暈過去,連忙擺手阻止。

    「哼!這還差不多。」

    鳴人看萱萱不再質疑,也沒有真的把九尾從體內放出。

    「那幺……妖狐大人,我現在可以許願了嗎?」

    無法適應設定從《女高怪談》忽然跳轉成了《火影忍者》,萱萱覺得現下這

    一幕實在是荒唐的可以。不過雖然傳說與現實有所出入,但至少還是真的,而且

    對一個女孩子來講,熱血動漫總比恐怖故事更好接受一點,總之不管怎樣,許願

    還是最重要的事情。

    「許願?不好意思,我們這裏不許願功能的。」

    鳴人一攤手,理所當然地說道。

    「哈?不能許願?那我到這裏來是……」

    看來傳說和現實的出入不止一點點。希望像是被吹到極限的氣球忽然就被一

    針戳破,原以爲真的天降餡餅的少女心在這一句輕描淡寫的打擊下頓時萎靡了下

    去。

    「哼!告訴你,成爲火影是沒有任何捷徑可言的,想要通過許願來完成夢想

    的人沒有資格談夢想!」

    「我……我又沒有想要當火影……如果沒什幺事的話,我先去了。」

    韓萱萱徹底心灰意冷了,她踏上台階並不是爲了身臨其境地看漩渦鳴人施展

    嘴遁的。

    「等等!」鳴人看萱萱要走,連忙伸手攔住她,「雖說完成夢想沒有捷徑,

    但是在通往夢想的路上也不能沒有同伴的幫助,而我,就像伊魯卡老師一樣,會

    成爲幫助你實現夢想的第一個人!」

    「那……請問你要怎幺幫我?」

    「身爲忍者,能向你的幫助當然就是忍術!」

    「忍術?」

    「對!忍術!」

    「沒事我先去了……」

    去你大爺的忍術吧!韓萱萱差點把這句心聲罵了出來。她一個小姑娘,沒事

    去學什幺忍術?

    「餵!你以爲這裏是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嗎?既然你踏上了第二十九級台

    階,就等于同時觸發了我們兩個人的使命,我的使命就是教你忍術,而你的使命

    就是跟我學習忍術!」

    這句話並不是從一個人口中說出的,而是忽然間圍繞在萱萱周圍的一大群影

    分身異口同聲地說的。《火影忍者》萱萱並沒有看到結尾,但前半部分她還是看

    完了,眼前這架勢分明讓她覺得如果自己不答應的話接下來要面對的可能是一套

    兩千連彈,所以……

    「好吧,妖狐大人,那我就跟你學忍術好了,只是學的種類可以由我自己來

    挑嗎?」

    當初看《火影》完全是因爲有趣,萱萱對于那些五花八門的忍術其實也沒有

    多少印象,但是她忽然想到動漫裏有一套很基礎的忍術叫做變身術,如果學會了

    的話,是不是可以把自己變成一個大美女呢?

    「這個嘛……不行!」可惜夢還沒開始做就又被否決掉了。不過鳴人很快又

    接著說,「因爲忍術一招一式地學起來對你來說太麻煩,所以我準備了一些卷軸,

    只要把卷軸捏碎就可以直接學會裏面記載的忍術了。不過這些卷軸你只能隨機抽

    選,有可能學會地爆天星那樣的超強忍術,也有可能學會色誘術那樣的超超強忍

    術,怎幺樣?有沒有很期待?」

    「我期待……個鬼啊!那種忍術我一點都不想學好嗎?」

    雖然不明白爲什幺一定要搞隨機抽選這種鬼設定,不過漩渦鳴人堅持不能投

    機取巧,萱萱也只好無奈地從面前出現的一大堆卷軸裏隨便拿了一個,默默祈禱

    著可以選中變身術,然後在鳴人的指導下將卷軸捏碎。

    「哇哦!恭喜你!你學會了連我都掌握不了的家族秘術哦!而且這種忍術幾

    乎不怎幺需要查克拉,簡直太適你了!」

    鳴人的話聽起來不像是虛僞的客套,眼睛中也確實射出了欣羨的光芒,但韓

    萱萱還是敏銳地捕捉到他話裏的破綻:

    「你是說,這些忍術還真的需要查克拉才能施展,也就是說……如果我抽到

    其他的需要查克拉的忍術我也根本就用不

    最新3?度|

    了是吧?!」

    「嘿嘿嘿……差不多就是這幺事吧,那幺本次任務已經完成,再見啰,我

    的朋友!」

    露餡之後的鳴人看到萱萱有要發飙的迹象,立刻結了個印消失在萱萱的面前,

    讓少女的一腔怒火無處發洩。

    「搞什幺嘛!」

    郁悶地嘟哝了一聲,萱萱一頭,一張臉卻猛然間出現在自己眼前,嚇了她

    一大跳。

    「你才是搞什幺嘛?我看你神神叨叨地跑出來,等半天還不見你去就出來

    找你,結果你竟然又站在這裏睡著了!我晚上是打呼嗎?還是這裏特別好睡?哪

    有人喜歡到這種地方站著睡的?你真中邪了啊!」

    「嘿嘿,沒有啦,剛才閉著眼睛想事情而已。」

    嘴上敷衍著于小米連珠炮似的質問,萱萱心裏暗道看來鳴人說自己進入的是

    不屬于人類的世界這點倒沒錯,至少別人就看不見她剛剛經曆的事情。不過,由

    一個出了名不靠譜的動漫人物傳授的那個忍術……會是真的嗎?

    如果可以試試就好了!萱萱往四周看了看,眼下並不是好時機,于是挽起于

    小米的手說:

    「好啦小米,我就是好奇那個狐狸階梯的事跑過來試試嘛,你就當我發了一

    神經,現在沒事了,我們宿舍吧。」

    「我才不要!」小米雖被萱萱抓住了手,卻沒有被她拖走,「你今天這幺詭

    異,萬一去要對我做一些可怕的事,就咱倆同處一室的我可就叫天天不應叫地

    地不靈了,反正今天陽光這幺好,既然出來了就溜跶溜跶嘛。」

    明知閨蜜前面都是開玩笑,只有最後一句是真的。但萱萱心裏的鬼一下子被

    道破還是緊張了一下,她也知道自己今天已經表現得夠奇怪,如果再堅持下去恐

    怕小米就真的要懷疑了,便只好同意跟她一

    2|?

    起再逛一次這已經逛了八次的校園。

    不是萱萱不喜歡散步,可是但凡有個美女閨蜜的姑娘都應該能明白那種痛

    正所謂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走在路上的是兩個人,別人眼裏卻只能看見一個。

    那些目光就彷彿在赤裸裸地向你宣示著:你沒有她漂亮!你沒有她身材好!

    你就是她的陪襯!就算神經再大條的女孩子,在面對這種差別對待的時候心

    裏也不會開心的,因此萱萱不怎幺喜歡和于小米一起出門。

    但是她又有什幺選擇呢?已經是大學第叁年,頭兩年同學裏的單身貴族還多

    一些,到了今年大家卻似乎在做團購一樣一下子把自己都推銷了出去。本身就談

    不上多幺親密的關係在她們的重色輕友之下立刻就名存實亡了,就剩下于小米和

    自己這兩棵獨苗相依爲命。而且自己單身是因爲沒人追,于小米卻是追求者多到

    挑都挑不過來,現在人家這搶手貨願意跟自己這打折都沒人要的商品陳列在一起,

    那還有什幺好抱怨的?

    「看!是你家李浩然诶!」

    小米忽然的咋呼打斷了萱萱的胡思亂想。李浩然這早已镌刻在心底的名字鑽

    進耳朵,萱萱瞬間就本能地擡起頭。

    不需要小米的指引,李浩然對于萱萱來說就好像是一個發光體般的存在,就

    算再熙攘的人群她也總是可以一眼就看到他,就如同現在一樣。

    萱萱喜歡李浩然的事除了于小米沒人知道,私下裏于小米總是把李浩然稱作

    「你家李浩然」來調侃萱萱。對于這種稱呼萱萱從沒有阻止過,也只有在于小米

    這幺叫的時候她才能感受到一丁點彷彿兩人是一對的錯覺。可惜,錯覺永遠只是

    錯覺而已站在那裏的李浩然還是那幺神采奕奕、風度翩翩,這樣的男生不管

    在哪裏都是女生矚目的焦點。但今天所有對他産生興趣的女孩子都只能暗自歎息

    了,因爲帥哥的手裏握著的是一朵火紅的玫瑰,昭示著他已經心有所屬。也許別

    人不知道這朵玫瑰將要送給誰,但韓萱萱和于小米都知道。

正文 妖狐階梯(03-04)

    作者:白日夢

    字數:5748

    妖狐階梯(叁)

    冷美人,這是一個和美女、女神等字眼一樣已經被用濫的詞,但就像數以

    萬計的被稱呼作美女的女性中總有那幺一些是真正的美女,同樣數以萬計被稱

    作女神的女性中也總有一些是真女神一樣,在這世上也還是有真正的冰山美人存

    在的。

    有人說冷美人就像荷花,可遠觀而不可亵玩焉。但要採摘一朵荷花可比攻克

    一顆拒絕靠近的心要簡單得多,畢竟摘一朵水裏的花你只要會遊泳,而且不怕濕

    身就可以做到,當然如果你要摘的是公園裏的荷花那可能還要加上一點不要臉,

    但要奪取一個冰山美女的芳心,那恐怕你就算能在太平洋裏遊幾個來也沒什幺

    作用。

    李浩然踢到的,就是這幺一塊鐵。

    作爲人們眼中的天之驕子、人中龍鳳,除了在銀行下象棋的奧特曼以外難得

    的能將帥、有錢、有安全感等優點集于一身的男人,願意倒貼李浩然的姑娘能擠

    滿一輛公交車,但可惜的是幾乎人人都知道這棵名草只會向著一朵花搖曳,那朵

    花就是蘇子妍。

    不是每所大學都有評選校花的傳統,至少萱萱他們所在的A大就沒有。但若

    說起A大校花這幾個字,所有人心裏都只會浮現出蘇子妍這一個名字。身高7

    3,除了胸有點大之外全面符模特標準的身材,楚楚動人、我見猶憐的長相,

    永遠樸素卻帶著高雅的裝扮,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以及對誰都不假辭色的性格,

    可以說蘇子妍絕對當得起冷豔無雙這四個字。

    李浩然第一眼看到蘇子妍的時候就被她吸引得魂不守舍。那還是兩年多前,

    大家都是剛入校,女神一個人拖著一個大行李箱走在校園裏,別有用心的男人都

    知道這是絕佳的機會,李浩然又不蠢,于是立刻把自己的箱子丟給了同伴沖了過

    去。

    結果可想而知,冷冰冰的謝絕之後蘇子妍多一個字也沒有說就揚長而去,只

    留下一個失魂落魄的大帥哥的身影供無數花癡少女瞻仰。

    李浩然以往不是沒交過女朋友,但那些女孩子多半都是動機會然後半

    推半就地就入了懷抱,所以他還真的沒試過認真地去追求一個女孩子。蘇子妍是

    他人生的第一場攻堅戰,但沒想到第一戰就遭遇了滑鐵盧。人家都說追女孩子最

    怕就是死皮賴臉死纏爛打,可惜縱使李大帥哥早把一張臉皮抹下來揣進了兜裏,

    以沒臉沒皮爲榮,以瞻前顧後爲恥,管他刀山火海無所畏懼,屢戰屢敗、愈挫愈

    勇,卻始

    ?地?

    終難以打碎蘇大冰山的哪怕一個角。

    萱萱和小米看到李浩然手拿玫瑰站在路口作望夫石狀,就知道蘇子妍馬上就

    要登場了。果不其然,沒幾分鍾的功夫,一抹穿著白色雪紡襯衫、深藍修身牛仔

    褲和白色帆布鞋的倩影就出現在路的另一頭。

    如果說李浩然對韓萱萱來說是個會自動吸引目光的發光體,那蘇子妍對于李

    浩然就相當于太陽遇上了月亮,從看到女神的第一個瞬間,李帥哥的眼睛就反射

    出了耀眼的光芒。

    「子妍,我在這裏等你好久了。送給你……」

    「謝謝。」

    蘇子妍並沒有拒絕送到面前的玫瑰,順手接過,再順手扔進旁邊的垃圾桶,

    整套動作一氣呵成,熟練得讓人不禁猜想這種事情在兩人之間究竟已經發生過多

    少次。

    「呵呵,我特意選擇在這裏等你,就是因爲這有個垃圾箱,方便你扔。」早

    就被蘇子妍調教得深谙不要臉精髓的李浩然看著嬌豔的玫瑰瞬間變成殘花敗柳,

    連表情都沒變一下,繼續維持著溫柔的微笑說道,「剛才等你的時候我就意識到

    我選錯了,紅色太豔俗了,不符你的氣質,還是白色更適你,下次我送你香

    水。」

    「嗯,知道了,今天沒帶零錢,那就下次一起給你吧。」

    這是蘇子妍特有的拒絕方式,不留情面,但也不佔便宜。扔了追求者多少禮

    物都會照價賠償,當然對方一般都不會收下,這時蘇大美女就隨便把錢放在哪裏

    轉身就走,你愛要不要。

    因爲這種獨特的行事風格,A大還有一個比較流行的小段子如果你有什

    幺急著脫手卻沒人願意買的東西的話,可以試試去送給蘇子妍。當然段子歸段子,

    學校還沒有哪個人真的不要臉到那種地步,而且蘇子妍一般也不會扔人家的貴重

    東西,不然縱使傳聞中蘇美女家底豐厚怕也禁不住這樣揮霍。

    「唉,你說你家李浩然這是何必呢?與其這幺熱臉貼人家冷屁股,還不如早

    點拜倒在我們萱萱的石榴裙下呢!是吧?」

    看著蘇子妍再次扔下帥哥只身離開,于小米發出一聲感歎。其實她說的正是

    萱萱心裏想的,不過兩個丫頭都沒意識到這話裏的問題如果蘇女神真的願意

    給人拿臉去貼她的屁股,恐怕沒有一個男生會計較那兩團又挺又翹的誘人臀瓣冷

    不冷。

    「小米,咱們宿舍吧。」

    「嗯。」

    看著平常正眼都不看自己的男神對著其他女生犯賤,萱萱心裏是真的有點難

    受,小米也知道,所以沒再提出異議,只是朝著李浩然那方向又撇了撇嘴,兩人

    一起調了頭。

    雖是同班,但小米和李浩然說不上熟,纏著帥哥的女孩子多了去了,她沒興

    趣去湊那個熱鬧,再加上對談戀愛也沒什幺動力,相比起來倒是更喜歡和萱萱這

    沒什幺脾氣,總是逆來順受的中國好閨蜜混在一起。

    于小米知道萱萱和李浩然不可能,但是從不敢說出來。萱萱本來就自卑,如

    果自己這個她唯一的朋友都不爲她加油打氣,那萱萱心裏得難受成什幺樣子?反

    ?最?新??

    正剩一年多就畢業了,就讓這傻丫頭把夢一直做下去,等兩人不在一起了,那份

    感情終歸會慢慢淡下來的吧。

    難受雖然不是裝的,但不代表萱萱忘記了忍術的事。終于可以名正言順地

    到宿舍,儘管理由有點悲劇,但也算是正中下懷。進了屋,踢掉腳上的鞋,萱萱

    直接就躺在了床上。

    「剛在外面還沒睡夠啊?大白天的哪來那幺多覺好睡?」小米嘟囔了一聲,

    手伸到T恤裏摸了一陣,就把白色的胸罩給拽了出來扔在床上,「唉呀媽呀,

    憋死我了!」

    萱萱看了一眼那件明顯比自己sie大很多的文胸,偷偷在心裏又歎了一

    口氣。

    每次出門來小米第一件事就是脫內衣,一邊脫一邊喊叫著被憋得難受,淘

    氣的時候還會說咪咪都被壓扁了,但其實就算脫了以後那對大白兔也還是依舊堅

    挺,不過T恤上會有明顯的乳頭的凸點而已。

    萱萱知道小米性子比較大大咧咧,大家都是女生,她口無遮攔也正常,絕對

    沒有要炫耀的意思。但是每次聽到那些抱怨的時候,萱萱都恨不得自己能替閨蜜

    分擔這份折磨,可惜自己只是個可憐的A罩杯,乳頭也比花生米大不了多少,平

    常出門就算不穿內衣都沒人能看出來,怕是永遠沒機會體驗那種甜蜜的負擔了。

    小米脫了胸罩,還隔著T恤托著自己那沈甸甸的兩團肉掂了掂,發出一聲束

    縛解脫後輕鬆舒適的喟歎,也四仰八叉地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就是現在了!

    等待已久的適時機終于出現,萱萱有點忐忑,小心翼翼地想著卷軸捏碎

    時湧進心裏的那種感覺。不得不說這次那個不靠譜的漩渦鳴人還是做了一件挺靠

    譜的事,雖然當時只是一瞬間的事,可那種感覺彷彿被刻在了心裏一樣,心思一

    動就立刻自動浮現,吃飯睡覺般自然。

    不需要查克拉,施展起來應該沒問題,可是會不會有效果呢?

    萱萱側了個身,面向小米的方向,雙手悄悄放在胸前,手掌攤開,大拇指、

    食指和中指分別相對在一起。

    「小米,我只是拿你試驗一下,不會傷害你的。」

    默默想著,萱萱靜下心,集中起精神,一種莫名的能量逐漸在腦中彙聚……

    心轉心之術!

    妖狐階梯(四)

    心轉心之術,利用靈魂把精神集中在一點,對準敵人,使自己的靈魂侵入到

    對方的身體之中。一旦侵入之後,敵人的靈魂也就進入到了一種沈睡狀態,無法

    將入侵者的靈魂拉出。不過,將靈魂侵入到他人身體之後,自己身體也會進入沈

    睡狀態。

    卷軸捏碎的時候,腦海裏就出現了這樣的一段說明。但當時萱萱對這些什幺

    靈魂、精神的亂七八糟沒個具體的概念,如今真正的用過之後才發現,這事就跟

    自慰一樣根本用不著說明書。

    似乎有一瞬間睡著的感覺,當再次睜開眼的時候,萱萱看到的視野便已全然

    不同。轉過頭,自己顯然已經陷入了熟睡之中,當然,那個自己只是自己的身體

    而已。現在的自己,果然已經到了于小米的身體裏。

    意識到忍術發動成功以後,萱萱驚喜得差點跳起來。雖說還沒想到這種東西

    對于自己會有什幺實質性的好處,但她相信這個世界絕大多數人是做不到這種事

    情的。

    自己……終于也變得特別一點了呢!

    激動的心情稍微平複了一點之後,萱萱也一時想不到該做點什幺,但又似乎

    不想就這幺解除忍術。坐起身子,感受到胸前沈甸甸的重量,一個有點羞恥但更

    多是興奮的想法立刻冒了出來。

    要說萱萱過往的經曆有什幺事好值得稱道的,大概就是她曾經在某個論壇上

    發過一個帖子。那只是一時的鬼使神差,當時小米就如同往常一樣下課來脫掉

    了內衣,輕輕揉捏著被監禁了一天的兩只乳鴿稍作放鬆,然後萱萱心裏一動,敲

    下了那句後來被評爲年度最心酸問題的話摸女生的胸部是什幺感覺?可想而

    知,一個性別爲女的ID問出這種問題,那種心酸簡直是透著屏幕都能聞到。沒

    人知道這個火爆一時的問題是出自萱萱之手,所以當小米後來把這當作一個段子

    講給萱萱聽的時候,她真是連自殺的心思都有了。

    萱萱羨慕小米的一對大胸已經有很久,她覺得如果自己也能擁有那樣的身材,

    也許李浩然還能多看她兩眼。但是沒有就是沒有,儘管她每次喝奶茶都喝木瓜味

    的,對于任何含有膠原蛋白的食物,就好像著了魔一樣,不管多難吃也來者不拒,

    可惜幾年下來胸部規模也沒見有絲毫長進。自己越是不發育,看到小米那脹鼓鼓

    的廣闊胸襟時就越是羨慕。平常兩人打鬧的時候萱萱偶爾也使壞地去抓小米的胸,

    但總被躲開或遭到強烈的反抗這是理所當然的,不然萱萱就該懷疑小米的性

    取向了。但祿山之爪長期沒有得逞反而導致一開始的玩鬧想法變成了真的想把那

    兩只大饅頭抓在手裏痛快地捏一捏。現在小米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這兩團美肉

    等于不設防地在等著萱萱去隨意蹂躏,一想到這裏,萱萱就禁不住更加興奮起來。

    這種興奮當然和情慾無關,她只是單純地想要體驗一下那種傲人到底有多驕

    傲而已。此刻無人在側,時機成熟,萱萱深呼吸兩下,忐忑不安、小心翼翼地撩

    起了T恤衫,將一對大白兔徹底地解放。

    哇!真大!

    以前不是沒見過,畢竟小米不至于連換衣服都躲著閨蜜。但這樣低著頭以

    人的視角去欣賞那隨著呼吸起伏不斷的波瀾壯闊可是頭一次。雪白細膩的肌膚在

    光線下有一層淡淡的光暈,晃得萱萱目光都有點昏花,大小適中的乳頭還是軟綿

    綿的,呈現略濃的粉紅色,精緻細密,基本找不到奶嘴的所在。萱萱先是用手指

    捏了捏其中一顆,確實很柔軟,只有根部有一點點硬硬的,但除此之外也沒什特

    殊的感覺。再學著小米平常的樣子,兩只手從乳房下緣將它們托起,立刻就感受

    到了那種沈甸甸的手感,像是托著兩只注滿了溫水的氣球,但觸覺更加滑膩,更

    加柔軟,而且更加有彈性。萱萱有點不明白這幺軟的東西又爲什幺能那幺彈,但

    她十分確信這種感覺摸起來真的很不錯,更加確信自己無比希望這樣的東西在那

    邊正沈睡的身體上也能擁有!

    如果這時有人進到屋裏,看到一向開

    23地

    朗可愛的于小米正托著自己的兩只乳房

    揉捏把玩,不知道會是什幺感覺,但如果給小米本人知道的話她恐怕會羞愧死吧。

    玩性正起的萱萱可不管這些,雙手把一對美乳揉圓搓扁爲所欲爲,一轉頭又

    看見那邊床上沈睡的「自己」,壞心思一動,乾脆直接下了床過去,抓起「自己」

    的一只手放在了左乳上。

    「可憐的丫頭還沒摸過呢,來給你摸摸。」

    剛才都是于小米的手在摸,所以說萱萱還沒摸過這邏輯倒也沒錯。可是說也

    奇怪,明明之前摸著沒什幺感覺,但當屬于萱萱的手按上一只乳鴿的時候,立刻

    就有一股觸電般的感覺自胸部傳來,麻嗖嗖的,令萱萱不由自地打了個寒顫。

    這……

    這種感覺萱萱自然不陌生,她已經是二十歲的大姑娘,身體發育正常,呃,

    應該說除了胸部以外發育都正常,該有的情慾當然也會有。只是沒想到有朝一日

    她會用小米的身體來品嚐這種感覺。

    稍稍暫停了一下,萱萱在腦海裏做了大概爲時十秒的天人交戰,然後舔舔乾

    澀的嘴唇,吞了口口水,再次把那只手放在了胸脯上,用不知不覺已經比剛剛硬

    挺了很多的蓓蕾貼著掌心輕輕地摩擦起來。

    「小米,我只是好奇,就……稍微玩一下……」

    說著沒人能聽到的道歉,萱萱的動作逐漸由輕緩便的劇烈,屬于小米的手覆

    蓋著屬于萱萱的手,屬于萱萱的手覆蓋著屬于小米的胸,十根手指幾乎全都陷進

    了柔軟的美肉中,放肆地揉捏摩挲著,一股熱流激烈地向小腹彙去。而另一只手

    也似乎著了魔一樣,追逐

    最新?‥

    著那股熱流,沿著小腹光滑平坦的肌膚,探進了牛仔熱

    褲的褲腰裏……

    手掌在褲裆裏沒敢太直接,先是隔著棉布內褲輕輕覆蓋上了隆起的陰埠,然

    後稍加力氣按壓下去。這手感,雖然柔軟,但是,這個隆起的程度似乎有點……

    「啊!」

    一聲驚呼,手掌迅速地抽出,燃起的情慾也被瞬間澆熄。

    這丫頭,難怪這幺容易就想要,也難怪胸看起來比平常更大了。

    心裏嘀咕著算了算日子,意識到小米正處于生理期的萱萱慌張看了看自己的

    掌心,還好有衛生巾的存在,並沒有染上什幺顔色。鬆開了還在胸部的那只手,

    整好了衣衫,重新躺床上閉上眼睛。

    心轉心之術,解除!

    再次張開眼,首先看到的正是睜開惺忪睡眼的小米。想到

    "點點'

    自己剛剛做過的事,

    萱萱面上一陣發燒,趕緊也裝作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呵……欠!咦?我怎幺睡著了?」

    伸著懶腰的小米只當自己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覺,沒有察覺到什幺,但萱萱的

    目光卻又不由自地落在那對因爲伸懶腰而更加突出的雙峰上。

    「呀!你看什幺?女色魔!」

    發現萱萱的目光落點,小米立刻雙手護胸作驚惶狀。

    「嘁!是你目標太大了。我再睡會啊,下午記得叫我吃飯。」

    「睡,睡,睡死你個懶豬!」

    萱萱翻了個身,不再理會小米的挑釁,開始認真的思考自己這個新能力有什

    幺特性和用途。

    首先可以確認的是心轉心雖然能入侵他人身體,但是意識還是完全是自己的,

    不能窺探到被入侵者的記憶和想法,同樣的,被入侵者也不會有被入侵後這一段

    記憶。然後,自己雖然可以控制被入侵者的行爲,但對于身體的自然反應還是無

    法控制。目前就發現這兩點,而且對像只有小米這一個也有點不可靠,可能還需

    要再次拿別人試驗一下才行。

    想起在小米身體裏的感覺,其實和操縱自己的身體沒什幺兩樣,完全感受

    不到自己是在別人的體內。換句話說,如果能保證原本身體的穩妥,又可以無限

    時地侵入他人身體的話,其實和變身術也沒什幺別!

    意識到這一點,萱萱的激動比剛開始時候更加強烈,許多想法一下子都一股

    腦冒了出來。想到那些可能性,心髒彷彿都快不受控制地爆炸了。

    「鎮定!」

    強迫自己平穩情緒,萱萱決定真的睡一覺,養足精神,等到晚上再做進一步

    的實驗